凌零

第一次摸小蓝⊙▽⊙

作为一只大小眼的感受

突然发现自己是大小眼……


怎么办


但还是有一点欣喜的


和王杰希一样(≧▽≦)


all叶 《平行世界》 不知道是刀是糖 敬告

《平行世界》

ooc属于我哎

≥﹏≤≥﹏≤≥﹏≤≥﹏≤≥﹏≤≥﹏≤≥﹏≤≥﹏≤≥﹏≤≥﹏≤≥﹏≤≥﹏≤≥﹏≤≥﹏≤≥﹏≤≥﹏≤≥﹏≤

哎……

叶修不是特别明白,为什么,他会遭受这样的事。

是在他关上电脑的那一瞬间,抬头看了一眼钟表,

3:29

一个如此平常的数字。

突然间,眼前一片迷惘,朦胧的黑暗,在不知名的角落席卷而上,蒙蔽了双眼。

……

是黎明的曙光,于眼前乍现

他醒来了。

脑袋昏昏沉沉,胃里翻江倒海……

他挣扎着,拼命睁开双眼。

他看到的,不是熟悉的天蓝色窗帘,

不是红白相间的兴欣队服轻轻搭在椅背旁边,

不是包子那熟悉的笑脸。

……

是一个昏暗,狭小,混乱的房间。

记忆中从未有过的,坚硬的手铐连接着冰凉的铁链。

死死地扒住了,布满红痕的苍白手腕。

叶修不可置信地低头,

瞳孔瞬间收缩,

心脏在胸膛里颤抖,

惊慌涌上心头

——是谁?

侵犯了我的躯壳!

……

眩晕,恶心,厌恶,绝望

惶恐,迷茫,愤恨,疼痛

锥心,疑惑,平静,默然

是默然。

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自心里的裂痕中一涌而上

是地狱中恶魔的低吟

是暗流里水草的缠绕

是悬崖边松动的泥块

裹挟着幽灵的刺耳的奸笑

一齐,在叶修脑中炸响……




傍晚在陌生的街角,被浸染了迷Å药的手帕捂住

醒来是酸痛的腰身,熟悉的金发少年在身上耸Å动

是不可置信地睁眼,看到的是俏皮的虎牙,天真的模样

也曾经计划逃跑,却是被温柔地捆Å绑

年轻的蓝雨队长,低声唤着“领队”,将蜡油滴到身上

打破的汤碗,沉默的后辈,带着腼腆小心的微笑

却罔顾自己的意愿,挺身顶Å弄那令人颤抖的地方

摘下洁白的手套,说着九点十五分就会结束的安慰话语

轻吻遍布青Å紫的身躯,撕裂不应该用来交Å合的地方

粗Å暴的爱Å抚,成为真正宿敌的男人捏紧脆弱的肩膀

强迫穿上女装,微凉的体Å液Å灌Å满紧致的肠Å道

不知名的水果,一颗颗悄然推入,粉红色的小辫子

沾满奶油的小腹,身体渐渐敏感而成熟放Å荡

身穿西装,跪趴在办公桌上面,不伦的情感,终究还是实现

你说一次就好,明知那是谎言,爱?我道不然

这不是爱,谢谢,这是伤害。

若非两情相悦,若非你情我愿,否则,这不是合Å奸

……

最后,还是醒来,

从一场场梦中醒来。

渐渐难耐的痒意,自下Å身传来,

渴望的喘息,刺痛了谁的双耳。

即使心有不甘,其实极不情愿,

他松开咬出鲜血的唇瓣,

求求你……

给我……

对不起,我坚持不下去了

恭喜你们,实现了拉下神坛

从此,我不再是我。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他如是想到。












是梦。

叶修猛然惊醒

还好,是梦。

还好,他们还是朋友,

还好,没有那罪恶的念头。

我支持真爱,

但是,不要让你的爱,

凌驾于他人痛苦之上,

那样,

与禽兽,

又有何分别?

我们一向,心甘情愿。





……

是五年后

一个世界的他在在浊白与鲜红中闭上了双眼

在另一个世界

他们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谁知道呢?

未来,还在向前。

脑洞 娱乐圈 渣受不喜误入

不喜误入啊



突然想写一篇娱乐圈耽美

小受暗恋小攻为了他进娱乐圈,

然后在一步步登上娱乐圈巅峰时暗示小攻,让小攻喜欢上自己

小攻却一次次伤害小受,小受几乎要放弃时

小攻当众表白小受,小受忍住答应的欲望,说哎呀你喜欢我啊,对不起我只是当你是朋友

然后小攻受尽万人唾骂,小受像一个圣母一样救起了他

两人同居,小受半推半就,两人在一起了

最后小受也没有坦白,只是在小攻车祸即将死亡时说,我爱你,你知道的。

小攻带着笑容离世,在满目黑暗中,他看到了小受为将他拉下神坛做的一切

他笑了,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后来,他又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个白衣的单纯少年

是最初。

你好,他对少年勾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轻声说,

好久不见。

all叶 伪黄叶 不知道是糖是刀的产物

(一)美好的清晨

夏日的清晨,方才大亮,远方的天际泛着清明而朦胧的光,纤长而曼妙

阳光映照在叶修的床头上,预示着又是一天的美好时光

放在床头的手忘记关机,在显示出百分之百的电量之时,屏幕黑了下去

却又在下一刻猛然亮起,《荣耀》的手机铃声在叶修的耳边猛然炸响,打破了一室静谧

叶修不满地蹭了蹭床单,将一头黑发弄得纷乱,一把扯过凉被,将头蒙在里面

铃声是如此执着,设置的最大音量轻而易举地破除了薄薄的阻隔,显然蒙不蒙被子并没有两样

叶修烦躁地瘪了瘪嘴,眉心下意识地皱起,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究竟是谁,一大早打扰哥的休息。

铃声坚定,停了几秒第三次响起,叶修的意识已经开始清醒,闭着眼睛,摸到了手机的位置

胡乱地摁了下去,也顾不得是按到了接听还是挂断,便又缩回手去准备继续(休息)

好巧不巧,应是按到了接听,充满朝气的少年嗓音自听筒中传去

“喂,是叶修吧!老叶老叶老叶,我朋友送了我两张游乐园的票,两张哎,正好我在你附近,一起去吧一起

去吧!

喂喂,你听见没有,老叶老叶,你去吧你去吧,陪我一起好不好,好不好,今天是周末,是假期,一起去放

松一下吧,快起来快起来!20分钟以后我在楼下等你,20分钟啊你快点你快点,嘿,你听见没有……”

啊,是黄少天,叶修尚未完全清醒的意识仍然分辨出了黄少天的嗓音

也是,语速那么快的熟人也只有他一个了。

叶修默默地想,那边黄少天还在聒噪地叫嚷着,语气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与急切

游乐园么?黄少天?周末?20分钟?几个关键词在叶修的脑海中闪现,“哦,好啊,没问题”就这样应了下来。

此时,意识已经全然回笼,叶修偏过头看一眼时间:7:40

这么早?叶修有些绝望,要不是昨天没有熬夜,那今天绝对起不来,不由得有些庆幸

起床,穿衣,洗漱,叶修花了15分钟将自己收拾得服帖,发梢因赶时间而吹得不是很干,俏皮地翘起几缕来

胡乱找了个背包,将矿泉水塞到里面,摸了摸外套里的钱夹,叶修便拎着包下楼来

一出大门,那个黄发的少年便迫不及待地扑了上来——

“老叶老叶老叶,你怎么那么慢啊!我都等你等了,等了10分钟了,你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时间就是生命

就是金钱,你这是谋财害命,谋财害命啊。你说说你说说,你该怎么补偿我……”

劈哩叭啦的话一股脑地朝叶修扑来,叶修只是摸了摸后辈的头,微微勾起唇瓣

“哟,让少天等了那么久,真是不应该,那你想要什么补偿啊?”叶修尾音上调,显出一分慵懒和眷恋,“嗯?”

黄少天猛然涨红了脸“你你你你,老叶你怎么能这样,你你,你这是在勾引我!你你你你个……”

叶修笑着看了黄少天一眼,究竟是纯情少年,这反应,可不是害羞了吗

“哈,跟你开玩笑的,还去不去了,走了少天。”叶修说着,作势往回走去

“哎哎哎哎哎,别别别,走走走,好不容易才叫你出来,这都出来了,哪还有回去的道理是不是,走走走,这

就走”黄少天眼疾手快,连忙一个冲刺挡在叶修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小心翼翼地拉起叶修的手,向车走去

叶修也没有注意,两人牵起的双手,以及……黄少天躲闪的目光和微红的耳尖

哎呀呀,想写虐又舍不得

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小鸡仔蛋糕~

(≧▽≦)好吃!

可怜😭

作为一名小透明,写的文人好少……

好吧是我自己的问题

求关注辣

(≧▽≦)(≧▽≦)(≧▽≦)

未知的罪人 黑化监禁 all叶

(四)

再次醒来,挣扎着睁开眼睛,却被明亮的白光晃了双眼

条件反射地合上眼皮,叶修仰了仰有些僵硬的脖颈,将左手搭到眼皮上,遮住了刺目的光。

眼皮温热,手背搁上去感到有些冰凉。

叶修抚了抚有些昏沉的额头,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

双手伸到面前,白净细腻的碗口隐隐透出淡青色的静脉血管,

毛茸茸而束缚的感觉似乎还留存在上面,

可手腕上,却空空荡荡,手铐似乎……从来就不曾存在。

可叶修知道,这不是幻想。

思绪纷杂之间,叶修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冷意,

仿佛有一只苍白的手紧攥住了他的心房,又似乎有一片鬼魅的阴影暗藏在身后。

想到有一个人在自己沉睡的时候解开了手上的镣铐,而自己一无所知,

将最脆弱最没有防备的一面展示在那个人的面前,

就像一只藏羚,收起了尖锐的犄角,把脖颈送到猎豹犬牙之下,

却浑然不觉。

……

叶修胡乱想着,目光无意之中瞥见了脚下的一个红盒。

他想起身,却被一股力量拽了回来。

“……”叶修沉默了一下,缓缓地,将手放在了腰间。

一条长得不像话的皮带,将他牢牢地栓在了椅子上。

这是什么恶趣味啊。 。 。叶修不禁感到有些可笑,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应该欢乐的时间。



(猜猜红盒子里是什么?两样哦~)

(答对,答对一样的话可以提一个小要求?)

重修

把黑化监禁的那个《未知的罪人》(二)

重修了一下,不知道大家可否发现呢?

最后一句的“咔哒”是什么声音?

(^_^)